开连载就登顶各大排行榜让人眼前一亮!《雪中悍刀行》燃爆了!

2022年6月19日 by 没有评论

哈喽,大家好!今天推荐的文都是小编收藏已久,书荒时还是会拿出来二刷、三刷的宝藏好文,所谓初见乍惊欢,久处亦怦然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情况,就是当时看了觉得很好看的文,很久过后再看到,也依旧会有惊喜。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:

简介:有个白狐儿脸,佩双刀绣冬春雷,要做那天下第一。湖底有白发老魁爱吃荤。缺门牙老仆背剑匣。山上有个骑青牛的年轻师叔祖,不敢下山。有个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。这个江湖,高人出行要注重出尘装扮,女侠行走江湖要注意培养人气,宗派要跟庙堂打好关系。而主角,则潇洒带刀,把江湖捅了一个通透。

精彩节选优先:那一刻,她甚至觉得就是今天嫁给了宋秋木,只为了将来能够每隔几年就看到这女子刀圣一两眼,那她这辈子也算值了。这不单单是高堂燕势利眼,而是童山泉如今的江湖地位,太高太超然。相比太白剑宗的陈天元肆意挥霍天赋,自甘堕落,童山泉在武道一途的勇猛精进,一日千里,显得尤为令人瞩目。据说因军功进入京城兵部担任右侍郎的寇江淮,在蓟州边境线上见过她一面后便惊为天人,只不过这段本该传为朝野美谈的大好姻缘,不知为何无疾而终了。

童山泉面对高堂燕近乎卑躬屈膝的邀请,神色漠然地摇头道:“好意心领。”随后童山泉便一闪而逝。宋秋木泛起苦笑,庄主不近人情的答复,并不让人意外,只不过这几年见识过中原的风土人情后,他忍不住有些怀疑,如此鹤立鸡群的金错刀庄,果真能够在中原江湖扎根立足吗?高堂燕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生气,只是感到遗憾。五六骑尾随那两骑从官道向北折入一条小路,双方大概策马奔出两三里路后,两骑拨马转头停在路边,后边为首那名二品供奉犹豫了一下,让几名扈从骑士不用跟上,独自来到那两骑身前。

老人并不怎么把大蛟帮帮主的女儿高堂燕放在心上,当然小觑也不敢,那年轻女子的心机不简单,若误以为她是性子温婉的大家闺秀,估计谁都得吃足苦头。高堂燕的意思是寻个僻静地方,对那人来个先礼后兵,说难听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要那对师徒把广陵江的江水喝饱。不过老人终究不是那些根脚轻浮的江湖雏儿,晓得江湖深浅是一眼看不透的道理,所以独自骑马来到两人身前,也是一种示好,望向那名其貌不扬气机内敛的男子,沉声问道:“不知阁下来自何地?”徐凤年笑道:“并无师门。”

简介:万年前,混世大魔王林天在人界成为无敌传说。万年后,林天修重回故里。曾经他创建的第一大宗已经成了不入流门派,而徒弟们又下落不明,最可恶的是徒孙们被人欺压。一怒之下,林天一手撕天,一脚跺地,让无数仙神陪葬!

精彩节选优先:“对啊,不然小兄弟,怎么知道那么多,而且还是炼丹师?”白冯狐疑的盯着林天。林天却笑了起来,“我没师傅,至于我为什么知道那么多,只是看的书籍比较多,学的东西也比较多。”白冯半信半疑道,“寻山师,那已经失传很久,什么书上能看到?”“一些万年前的古书。”林天随口一笑。白冯知道林天不肯明说,也没多问,而是好奇道,“那小兄弟,想要什么药材?”

林天却双手靠背一笑,“炼制筑基丹和灵气丹所需的药材。”白冯一听,顿时吃惊起来,“兄弟,灵气丹你也会?”天冰也被吓到了,毕竟灵气丹,可是弥补灵气的,尤其在战斗时候,要是备用几颗,那可以随时弥补灵气。因此这种灵气丹比筑基丹还珍贵,使得它更难炼制,而且药城无人会。

林天却不管众人震惊笑说,“恩。”白冯则激动看向林天,“小兄弟这样,你要什么材料,随时跟我说,我给你,而且不算材料费,但炼制好了,你给我一成,好吗?”听到这话,天冰都傻了,毕竟炼丹的药材非常珍贵,可现在白冯竟然不要材料费。

其实林天知道,炼制出来的丹药,即便是一颗都比材料费昂贵许多,这也是为什么白冯敢赌的原因。不过林天却笑看白冯,“你就不怕我炼失败?”白冯却抚摸着下巴胡须一笑,“炼制失败,我最多损失一份药材钱,可要是成功,一炉十颗的话,那我至少有一颗,拿出去卖,也比药材贵上几倍,不是吗?”

简介:柳树生自幼因一场意外事故,被一位世外高人老神仙收养,习文练武学医,成为一个文武全才,以理科状元身份考入京城燕京大学,意外认祖归宗改名为穆国兴。从此与官场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,大学里办企业,积累财富巨万。到基层从县长做起,斗黑帮、揪贪官一心为民,其传奇的经历令人扼腕,与五个漂亮女人的浪漫爱情,使人赞叹不已。

精彩节选优先:钟老和穆老率众人来到了院子里,工作人员马上搬来了两把椅子请两老坐下。钟灵站在爷爷的背后,目不转睛的盯着穆国兴,脸上充满着担忧的神色,扶在爷爷肩上的小手微微的抖动起来,钟老轻轻的拍了拍孙女的手,示意她不必紧张。以钟老几十年的经验来看,穆国兴已经身负一身武功,再加上已经对魏钢交代了只是点到为止,以魏钢的身手绝不会误伤穆国兴的。

穆国兴和魏钢两人面对而立,各自抱拳施礼,一起向后退了几步,这时几个警卫人员看到了也围了上来。穆国兴把上衣脱了下来交给钟灵,然后摆了一个不丁不八的架势,双腿微曲,双臂微缩,一股杀气油然而生。魏钢多年征战,遇到的强敌不计其数,像这种散发着如此强烈的杀气的对手实属少见。周围的保卫人员见状也不由的向后移了几步。

魏钢此时,轻视的心态已荡然无存。他快速的围着穆国兴转了一圈,依然找不到穆国兴的弱点,如果像这样不攻击也是不行的,剑在弦上不得不发,一股军人的豪气从心底升起,只听全身骨骼卡吧乱响,运起十分的功力朝穆国兴打去一拳,穆国兴不慌不忙的对着打来的拳头一拳打去,只听啪的一声,穆国兴纹丝不动,脚下的水泥地面碎裂开来。魏钢蹬蹬蹬的向后退了三步,方才稳住身形。钟老和众警卫齐齐的喊了一声好。魏钢甩了甩自己震得酸痛的手臂,就像看外星人似的盯着看穆国兴。

魏钢此时知道对方的功力绝对在自己之上,今天已决无胜算了。看来只有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,想到这里一招乌龙摆尾,身体腾空而起,双脚狠狠的踢向穆国兴的颈部。这时钟老惊愕的张大嘴巴,喉咙里的“啊”字尚未出声,众人只见两条身影一触,魏钢已飞出七、八米之外,站在那里呼呼喘气。众警卫知道魏钢这次是载了。

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,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?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,小编就能看到哦,期待你的留言~

标签: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